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黄蓉-奇马淫术
黄蓉-奇马淫术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产AV在线看的_亚洲色欧美图另类综合_BT天堂_陌生性接触_天天看天天看天天享受]

地址发布页:

就这样,黄蓉又回到二十年前的样子被吕文德和董老爹两个老男人同时姦淫的日子了。郭靖一直没回来看她好像忘了她一样。她也不再期望郭靖回来陪她了。
这天下午,吕文德又来房里找她,她刚睡醒衣服不整露出一大片肌肤来不过吕文德并没有上来动手只是和她说有事商量。因为郭靖传来消息说蒙古大军这次要来

攻打襄阳城了请他们做好準备。吕文德说完就走了走的时候跟黄蓉说道:“黄帮主,下午到我书房来我们有要事相商”。就离开黄蓉的卧室。下午,黄蓉到了吕

文德的卧室外就喊道:“吕大人,民女有事相商。”这时吕文德出来就拉着黄蓉的手走了进去,而这时黄蓉进到书房看见一个怪东西,这东西被红布盖着看不见

里面是什幺东西而这时吕文德就从后面抱着她,手伸到衣服里摸着两个丰乳,这时黄蓉打了他的手说:“昨晚你还不满足?这是什幺东西。”吕文德淫笑道:“

干你的时候我从来不满足,来宝贝,咱们来亲热一番。”就把黄蓉的衣服脱光抱着她坐在椅上这时黄蓉也淫性大发,把吕文德的衣服脱下然后不等下麵湿了,就

抓着吕文德的阳具自己坐了上去摇摆了起来,两人就这样在书房上演了观音坐莲。一阵淫蕩声和男人的怒吼声在书房里响了起来。过来很久黄蓉从高潮中醒来,

她指着那红布盖的地方对吕文德道:“那是什幺东西这幺大占了不少地方。”这时吕文德道:“你想知道,自己去看一下就知道。”这时黄蓉的好奇心驱使她走

向那地方用手掀开那红布一看,顿时脸上发烧一样。这东西是一个木头做的马,这马背上有个洞,洞里面没有什幺东西,不过人坐在上面屁股就贴在洞上面,是

男人的话无所胃。是女人的话那洞口正好对着小穴那里。这时吕文德道:“宝贝,去试试看这是我为你精心製造的东西怎幺样。”这时黄蓉道:“我才不试呢,

什幺鬼东西这幺难看。”这时吕文德把她抱了起来对她道:“你不去试试怎幺知道难看,也许试了之后你就会爱上它不可。”不给黄蓉说话的机会就把她抱上那

木马上然后开动机关,只见那马上弹出两个锁把黄蓉的脚锁住,黄蓉大惊道:“你干什幺,放了我。”这时吕文德不听她说的话又按了一个机关,“啊”。原来

从那洞里沖出一根棒子直接插在黄蓉的阴户里而这时黄蓉前挺两个手抓着木马的耳朵,这时吕文德又按下一个机关弹出两个锁来把黄蓉的手锁住,这时黄蓉成了

爬在木马上的资势。那根棒子在洞里没出来黄蓉扭头过去对吕文德道:“你快放了我,别玩了,否则我杀了你。”这时吕文德听见了,就道:“别。。。别。。

。我只是想给你惊喜,你看这东西做出来不容易。再说你刚才你享受这东西的好处不是吗这样如果你不满意我立刻毁了它怎样?”这时黄蓉道:“我才不喜欢呢

!赶紧放了我。”这时吕文德生气了就不理黄蓉的话开动了机关。只见那根似人的肉棒缓缓的往上顶进黄蓉的小穴里。当那木棍顶进黄蓉的小穴里黄蓉感觉小穴

里有点冷,有点疼,有点麻,有点涨。简时是五味掺杂!而那木棍进去后就不有什幺动作像卡在里面一样,过了一会儿黄蓉感觉小穴热起来而且里面痒痒的。她就

扭动着腰但是手脚被拷住扭的幅度不是很大只能小幅度的动着她感觉越动里面就越痒,她喊道:“啊....啊....好这痒呀....放我下来....啊快点...."这时吕文

德按了一个开关只见那木棒加速沖进退出搞得黄蓉的小穴顶开又闭合,这时黄蓉哭喊道:“啊....呜...好爽....麻了...啊”。吕文德见了黄蓉这样就按了另一

个机关那木棒由快变慢的动着。而黄蓉那频临高潮的小穴张开闭合的蝺动着里面痒的要命。原来吕文德根据一张古图做的那木棒。那木棒里内有乾坤里面是真空

的有一个挡板就像我们医院里的注射器一样往里面灌着强力春药“玉女花心开”这“玉女花心开”是他那宝贝儿子吕谦搞来的。这春药一进入女子体内就往女子

的穴心里流去像虫一样慢慢的爬着。女子只要被这种春药注入体内就敏感得很,而且很想男人的阳具。这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男人进来见黄蓉已经迷失在那性欲

里。他走过去抚摸着黄蓉的背和臀部手指慢慢的侵入黄蓉的菊花洞里。黄蓉感觉菊花穴被侵入就连忙回头看去见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那猥琐的样子看着让人不

舒服。不过黄蓉被那春药搞得已经迷迷糊糊,她好像只要有东西干她就行不管是手指还是什幺只要能让她舒服她都无所谓。这时吕文德对那男人开口道:“谦儿

,你来了没想到随便搞点药就能让她像蕩妇一样哈哈。。。”这个男人就是吕谦。吕谦道:“是呀!看来这黄蓉表面侠女骨里蕩妇呀!咱们父子俩今天有福了。

”吕文德道:“没错,现在让我来好好的调教她一下。”这时吕文德按了木马的一个机关,黄蓉感觉自己的小穴里那根木棒速度加快插的她快要泄出尿来

“啊....啊....不行了....我...要尿尿了...”黄蓉高喊着。吕文德就按着另一个机关,黄蓉就感觉那木棒又回到原位慢慢的摩擦着她的小穴让她有种想高潮又

得不到的那种感觉简直快疯了。这时吕文德放开她的手脚拷,把她从木马背上抱下来。黄蓉虚弱的爬在地上屁股翘起来那小穴外两片肉唇一张一合像沙漠里没有

水的人一样渴望有东西进去。这时吕文德来到背后像抱着女孩撒尿一样两手抱着她的腿弯处把她的大腿分开然后那肉棒找位置后就顶进去,这时吕谦脱光衣服来

到黄蓉前面抓着黄蓉的手来握住自己的肉棒上下移动着。一会儿吕谦感觉自己的肉棒已经硬的差不多了就离开黄蓉的手来到前面,黄蓉不知道他们两个在干什幺

吕文德自从肉棒顶进小穴里就不动了好像在等什幺。吕谦来到前面的时候手握着肉棒在那里已经插着一根他父亲的肉棒的小穴外磨着这时吕谦抓着她的小腿举起

来放在自己的肩上使她的臀部抬起来然后把肉棒对着那小穴的空隙顶了过来。这时黄蓉才意识到这对父子的用意,她想反抗,但是那春药已经折磨她没有力气反

抗只能眼铮铮的看另一根肉棒插进自己的小穴里。这时两根肉棒在小穴里来回冲杀着。刚开始的时候两根肉棒不怎幺有默契一根进一根出有时两根同时进或同时

出。过了一会儿一根进一根出。这感觉就想肉棒根本没有离开过的。黄蓉感觉自己飞了那涨满的感觉另她想到自己的灵魂脱离肉体。过了不知多久黄蓉才从那高

潮中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书房里两个人已经走了她想坐起来就感觉自己的小穴又涨又疼。她连忙低头看去只见小穴那里被撑开一个可以放一只手进去的大

洞里面不断的流出白色的液体来,她慢慢的站起来走进浴室洗了起来。她想洗去自己身上的精液,但是洗不去她那淫蕩的身体



十年,一晃就是十年。江湖上风平浪静,襄阳战乱后,大宋受到重创,江湖人士也都各个养精蓄锐,减少了纷争。
可惜,蒙古人却一直虎视眈眈。上次眼看到手的肥肉,由于大汗的去世,功亏一篑,对于强大的蒙古,怎能甘心。
十年蛰伏,终于,蒙古铁蹄再次踏上征程,向着他们一直渴望的目标出发。
并且他们要雪耻,十年前,襄阳城,让他们颜面尽失。所向披靡的蒙古铁骑,竟然被小小的襄阳城抵挡了进攻的步伐,这一次,他们要血洗襄阳。
但蒙古人没想到,将要迎接他们的,是比上次还要猛烈的抵抗,因为,十年前率众抵抗他们的人,如今的名望更加有号召力,更加的成熟,更加的有经验,他们将带领大宋的人民,给予蒙古人更顽强的抵抗,他们就是郭靖黄蓉夫妇。
由于十年前的壮举,郭靖黄蓉的名望不单单只是江湖大侠这幺简单了,在人民的眼中,他们就是人民英雄。
所以,当蒙古大军向襄阳进发的时候,大宋子民,自发的向那里彙集,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英雄一定会去那里,再次带领他们保卫家园。
郭靖黄蓉没有让他们失望,放下年仅十岁的女儿郭芙,夫妇二人再次踏上征程,来到了阔别已久的襄阳城。
没有一位武林人士,能受到如此的待遇——夹道欢迎。
整个襄阳城的人,几乎全来迎接他们的到来。
郭靖黄蓉骑在马上,身后跟着丐帮弟子,向周围的民众挥手致意。
一行人,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守备府,那里早已经是列队迎接了。
吕文德穿着官服,捧着他的大肚子,十年了,五十多岁的人了,身上的肉也长了不少,头髮有些花白,但身体还算硬朗,一双鱼泡眼,贼兮兮的放着淫光,盯着慢慢走来的一群人,应该说,他只盯着一个人在看,那就是黄蓉。
黄 蓉从老远就感受到了那灼热的目光,她竟然心跳加速了。十年前的一幕幕又重现的眼前。虽然,这十年,黄蓉还是会偷偷的跟鲁有脚偷情,但,由于机会不多,所以 渐渐的收敛了一些淫蕩的本性,而且,郭芙一天天的大了,她还要照顾孩子,所以,在性爱的注意力也就减少了,但她知道,她并没因为岁月,而失去了魅力,不但 没失去,她知道,她的魅力比以前更大了。从鲁有脚最近几次的表现,那股冲动,比十年前还要猛烈激烈,那种对她身体的迷恋,更加的饑渴。
比起十年 前,现在的黄蓉更加的诱人,成熟丰满的身体,散发着无尽的魅力与诱惑。其实这些欢迎的队伍里,大部分的男人,都是来一睹武林第一美女的风采的。这一看,众 人譁然,十年前那个带领大家抗击蒙古人的小女孩,现在竟然变成如此美丽性感的少妇,已有很多的男人,下体立刻充血坚挺了,这一天,襄阳城里的妓院生意火 爆,因为,很多男人都去发洩看到黄蓉后的冲动去了。

欢迎晚宴那是必须的,还是在守备府,还是那个大厅,一片欢歌笑语,推杯换盏,极为热 闹。当然主角依然是郭靖黄蓉夫妇。郭靖也已经成熟了许多,武功更是精进了不少,他与黄蓉这十年在桃花岛,钻研《九阴真经》颇有进展,尤其郭靖,没有外界的 干扰,武功更是突飞猛进,而黄蓉还要时常的去管理丐帮事务,同时还要与鲁有脚偷个情啥的,但黄蓉的要比郭靖聪明很多很多,所以《九阴真经》里的一些旁门左 道,她倒是修炼的比郭靖强,比如:滋阴补阳之术;驻容养颜之法等等。所以,黄蓉才会变得 越来越美丽,越来越诱人,同时她的体质也越来越明感,思想也是越来越开放。
在众人追星捧月般的簇拥下,郭靖黄蓉应接不暇,郭靖很感动,这些人里,很多是素不相识的武林朋友,现在大家为着一个目标聚集在一起,驱除鞑虏,还我河山。郭靖激情澎湃,与众人畅饮欢语,但他没发现,身边的佳人已悄悄离开。
躲开众人的纠缠,黄蓉信步在守备府里转悠,这里她是相当熟悉的,十年了,也没变什幺样子。
正当黄蓉闲庭信步的散着步,有人咳嗽了一声,一个男人,一个黄蓉知道她这次回来必须面对的一个男人——吕文德。
黄蓉回过头,看到吕文德肥胖的身躯,摇晃着走了过来。
黄蓉礼貌的点头道:“吕大人。”
吕文德双目快要喷火了,笑道:“郭夫人。真是有雅兴啊,一个人赏月啊。”走到黄蓉面前。
黄蓉笑道:“里面人太多,太吵了。出来透透气。”
吕文德淫笑道:“下官有个好去处,非常清静,郭夫人要不要去看看。”说着,伸手拉住黄蓉的小手,不停的抚摸起来。
黄蓉左右看了看,没有别人在,娇羞道:“我看不用了。孤男寡女的,不合适。”
吕文德摸着黄蓉的小手,欲火焚身:“哎呀,十年不见,郭夫人怎幺能变得这幺更加诱人更加性感了。让下官好好看看。”说着,就将黄蓉拉入怀里。
黄蓉娇呼一声,被吕文德抱了个结实,刚要挣扎,小嘴已经被吕文德一口盖住,用力的亲吻吮吸起来,肥大的舌头,迅速钻入黄蓉并未合上的口中,快速的搅动舔弄,二人的口水四溅,黄蓉则有意无意的用香舌回应着男人的热吻。
吕文德的双手更是迫不及待的在黄蓉的身体上游走探索,十年了,他日思夜想的女人又回来了,真好啊。十年前那具充满青春活力的肉体,现在变得更加成熟,充满了诱惑的热力,每一处摸上去,都让人流连忘返,都惹人用力的揉捏把玩。
黄蓉双臂无力的勾搂着吕文德的脖子,挺翘的屁股,被吕文德大力的揉捏搓弄着,丰满的臀肉被吕文德肆意的捏玩。
吸住黄蓉的香舌,用力的吮吸,两个人互换着口水,吻得的激情四射,娇喘牛喘,交织在一起。
黄蓉突然感到胸口一凉,原来吕文德已经扒开了她的衣襟,解开肚兜的吊带,两个白嫩硕大的乳房,立刻暴露在外。
黄蓉娇呼一声:“不要~啊~冤家~啊~轻点~哦~恩~”原来,吕文德已经转移了目标,叼住了一边的乳头,猛吸起来,另一个大乳,被他的大手用力的抓捏着,而吕文德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扣住黄蓉挺翘的屁股,将黄蓉的身体用力顶在自己的下体上,就这幺肆意的玩弄。
久违的快感,偷情的刺激,黄蓉两颊绯红,娇喘吁吁,皓齿咬着嘴唇,生怕发出大声来。就在守备府的花园里,一对偷情的男女,就这样进行着充满激情的游戏。
吕 文德吮吸着黄蓉的乳头,一手抓捏着她的乳房,还是那幺的充满弹性,而且由于生完孩子,乳房比以前更大了,但大的很匀称,配上她完美的体型,将将好。她的乳 头竟然还是粉嫩的颜色,吕文德吮吸着,舔弄着:“娘的,你的乳头怎幺还是这幺嫩啊?妈的,太好吃了,比十年前还好吃。恩,真他妈的不错。生了孩子,怎幺奶 子一点也没变啊,练武的女人就是比普通女子玩起来过瘾。”
总算吃够了黄蓉的奶子,吕文德依然大手抓捏着她另一个乳房,依旧吻上黄蓉的樱唇,但另一手,突然探到黄蓉的两腿之间,虽然隔着裤子,他还是能準确的按在她的小穴上,用力的揉弄。
突如其来的快感,弄的黄蓉再次娇呼,全身瘫软在吕文德的怀里。吕文德淫笑道:“还是那幺的骚。你这个骚娘们,让老子再好好爽爽。”说着就要解黄蓉的腰带,黄蓉忙阻止道:“别~恩~别在这里~”。他们在的地方离宴请的大厅不远,偶尔还能听到前面众人的谈笑声。
吕文德坏笑道:“怎幺?十年不见,胆小了。当初你可在哪里都敢啊。”
黄蓉脸一红,吕文德看到她娇羞美豔的样子,哪里还能忍,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向后面疾步走去。
别看吕文德胖的跟肥猪一样,没想到,抱着黄蓉走的还挺轻鬆,黄蓉双臂环在他的脖颈上,“咯咯”娇笑着。
就 在穿过一道长廊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长廊的另一头走过来一个人,是个家丁,出来上厕所,老远看到吕文德抱这个什幺东西往后面卧室跑,仔细一看竟然是个 人,而且是个女人。家丁见怪不怪了,他知道,守备几乎天天都得弄个女人回来,都五十好几的人了,但身体还倍儿棒,整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服服帖帖的,让人 佩服。
由于吕文德的走的快,而且那个女人一直靠在他的身上,看不清是谁,家丁也懒得看是谁,就去前厅继续伺候大家饮酒去了。

大厅里,众人依然兴致不减,但好像少了点什幺。
“阿福!愣着干啥呢,快去给郭大侠倒酒。”老管家王伯叫道。
阿福,就是在后面看到吕文德抱着女人的那个家丁,忙拿着酒壶去给郭靖倒酒。郭靖功力增加了后,酒量也比以前强了,喝的正是高兴。
看阿福给他倒酒,郭靖突然问了一句:“你可看到我家夫人?”
阿福这才反应过来,老觉得大厅里少了点什幺,可不是就是少了那位性感美豔的黄蓉郭夫人嘛。阿福摇摇头:“郭大侠,我没看到。小的一直在忙,没注意。”
郭靖“哦”了一声,又来个敬酒的,忙又应酬起来。
阿福退到一边,看着大厅里的景象,他心头突然一跳,他被他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难道,刚才被吕大人抱着的是……”不可能不可能。虽然阿福不敢相信,但他还是偷偷溜了出去,他要证实一下自己的判断。

吕 文德的卧室,男人的衣服女人的衣服,散落一地,床上,肥胖的吕文德将黄蓉修长赤裸的双腿高高的按在她头的两侧,黄蓉的身体是完全对折的,小穴完全的沖上, 屁股也是悬空着,男人粗大的阳具奋力的插在她的小穴里,快速的抽动,淫水四溅。肥大的肚子撞击着黄蓉的身体,发出诱人的“啪啪啪~”的声音。
让黄蓉自己用手把住自己的双腿,吕文德的双手按在她的大腿根处,用力的用鸡巴冲刺着黄蓉的小穴。十年了,没有尝过这美穴的滋味了,没玩弄这完美的身体了,从今天起,一切又回到了十年前了,又可以随意玩弄这个淫蕩的女人了。
看 着吕文德肥胖的身体,激烈的运动着,全身的肥肉晃动着,粗大的阳具在小穴里来回的冲杀,丑陋的肥脸因为激动都有些扭曲了,显得好狰狞。但黄蓉好像很享受这 些,她平日高高在上,受人追捧,而自己完美的身体却被这个猪样的男人霸佔着,想起来就有种变态的刺激。加上这个男人的性爱技巧真的很棒,使黄蓉甘心沦为他 的玩物。
吕文德看着身下的猎物,太完美了,白嫩的肌肤,玲珑的身材,硕大的乳房,纤细的蛮腰,连一丝赘肉都没有。加上那骚浪的样子,一切都太完美了。他要征服她,他要佔有她,他要完完全全的掌控她。所以,他更加卖力的纵动身体,在这完美的肉体上发洩着兽欲。

阿福不敢离得太近,他远远的听着屋里的动静,男人的辱駡羞辱的声音,女人呻吟浪叫的声音,真真切切的传入耳中。
“骚货,你真淫蕩,你老公怎幺娶了你这个浪货啊。就喜欢让别的男人干。”
“啊~我没有~额哦恩~~啊啊啊~~你干死我了~~哦哦啊啊啊~~~”
“臭婊子,干死你,用力扭,操~~顶死你~~妈的,这幺大的奶子,我掐爆了它。哈哈哈。”
“啊啊啊~~我到了~~死了~~用力~~~啊啊啊啊~~~呀~~~~”
屋里的动静好大,阿福听着女人的叫声,下体已经硬的发疼,不禁掏出来套弄起来。
将近半个时辰,随着吕文德的怒喝及女人的尖叫,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就听女人的娇滴滴道:“起来吧。再不回去,会让人疑心的。恩恩~不要~~讨厌唔唔~恩恩~”亲吻的声音又想起。
好久,女人娇喘着道:“好啦~别闹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快点嘛,好啦好啦,我知道啦。都听你的。呜呜呜~~恩恩~~讨厌~啊~~”又是一阵亲密的打闹,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一会儿,门打开,吕文德晃蕩着肥胖的身躯走了出来,四处看了看。阿福屏住呼吸躲在暗处,心情万分紧张。终于,女人出现在了吕文德的身后走了出来。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準备,但当看到满脸春意的黄蓉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阿福的下巴还是差点掉到了地上。
黄蓉将散乱的头髮整好,吕文德很从容的将她揽入怀里,又是亲又是舔的,惹得黄蓉“咯咯咯”娇笑,娇躯在男人肥大的怀里扭动躲避着。
二人亲亲蜜蜜的向前院走去,阿福偷偷跟在后面,他知道这个黄蓉武功高强,可不敢跟的太近。
马上要到大厅了,能听到众人的声音了,好像是郭靖在讲话,慷慨激昂。
黄蓉离开吕文德的怀抱,正要往里走,突然又被吕文德拉了回来,一通狂亲,然后在她耳边说着什幺,黄蓉羞红了满脸,拼命摇头,但吕文德一手抓住她,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带,然后,命令黄蓉蹲下。
黄蓉犹豫了一会儿,无奈的蹲下,扒开吕文德的官服,粗大的阳具,已经挺立在眼前,小手熟练的套弄了几下,张口将硕大的龟头含住,然后很有技巧的吮吸舔弄。
吕文德得意的站在那里,挺着大肚子,享受着黄蓉的服务,大鸡吧肆意的在黄蓉的小嘴里出入。黄蓉边为吕文德口交,耳边能够听到自己老公靖哥哥的声音,又羞愧又刺激,竟有些激动,速率也越来越快。
听着大厅里,郭靖的慷慨陈词,大厅外,享受着他老婆的口交服务,吕文德心理生理又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就在郭靖演讲到最高潮的时候,大厅里响起了轰鸣的掌声,同时,吕文德也低吼着,大手按住黄蓉的脑袋,将鸡巴深深的插入她口腔最深处,射出浓郁的精液。
黄蓉努力的吞咽着男人的精液,然后乖巧的将渐软的阳具清理乾净,才站起来,娇羞道:“好了吧。我先进去了。”说完进入了大厅。
吕文德得意的抖了抖满是黄蓉口水的鸡巴,看着黄蓉的背影轻蔑的道:“操,小骚货。真他妈的贱。比妓女还贱。哼。”穿好裤子,又等了等,才慢步走入大厅。
躲在暗处的阿福,已经射了一裤裆了,当看到黄蓉顺从的将吕文德的鸡巴含入嘴里,然后淫蕩的吮吸舔弄,他就已经不行了。平息了心情,阿福才溜回大厅。偷眼看着黄蓉,她就像以前一样,没有一丝异样,又变回了众人敬仰爱慕的郭夫人了,谈笑风生,妙语连珠,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而吕文德却是躲在一旁,欣赏着黄蓉的表演,鱼泡眼,散发着要吃人的淫光,但有人时,立刻就变成了那个无能卑微的朝廷大员。
大厅里,三个人,怀着三种不同的心思,直到宴会的结束。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